沙姆洛克流浪足球俱乐部

2016-08-08

  沙姆洛克流浪足球俱乐部(英语:Shamrock Rovers Football Club,爱尔兰语:Cumann Peile Ruagairí na Seamróige)是位于爱尔兰共和国首都都柏林的足球俱乐部,现时在FAI爱尔兰超级联赛中比赛。沙姆洛克流浪共赢得 15 次联赛冠军,包括在1980年代的四连冠;及 24 次爱尔兰足协杯冠军,包括在1960年代的六连冠,两项冠军次数均是爱尔兰足球坛的纪录,使沙姆洛克流浪成为爱尔兰足球历史上最成功的球队。

  沙姆洛克流浪是首支踏足欧洲赛场的爱尔兰球队,亦是首支参加欧洲杯的爱尔兰球队,于1958年首遇曼联的巴斯比宝贝。同时沙姆洛克流浪亦是于1967年协助建立北美洲足球联赛(North American Soccer League)的欧洲球队之一,以波士顿流浪(Boston Rovers)的名义代表波士顿在联合足球协会(United Soccer Association)的东部赛区(Eastern Division)参战。沙姆洛克流浪亦比其他球队提供更多的国脚给爱尔兰国家队,共有多达62名球员曾经代表国家队出赛。在全爱尔兰跨界的竞赛中,沙姆洛克流浪共赢得6个锦标,比其他的爱尔兰球队更多[1]。

  沙姆洛克流浪于1901年在都柏林林森德(Ringsend)成立,但在以前的主场格伦马鲁尔公园(Glenmalure Park)的大闸却指成立年份为1899年。由于格伦马鲁尔公园于1987年被出售,沙姆洛克流浪自此成为无主孤魂,现时租用托尔卡公园球场(Tolka Park)作为主场,计划可于2009年赛季搬到新主场塔拉理运动场(Tallaght Stadium)比赛。

  沙姆洛克流浪最近与马耳他球队弗罗瑞安娜(Floriana F.C.)结盟成为伙伴球队。

  沙姆洛克流浪于1901年在内都柏林(inner-Dublin)市郊林森德(Ringsend)成立,命名源于当地的沙姆洛克大道(Shamrock Avenue)。沙姆洛克流浪注册成为伦斯特省足球协会(Leinster Football Association )会员,但成立后头两年只进行友谊赛。其后参加都柏林郡联赛(County Dublin League),于1904/05年赛季获得联赛冠军,同时赢取伦斯特初级杯(Leinster Junior Cup)。翌年参加伦斯特初级联赛(Leinster Junior League),随即获得联赛冠军并成功卫冕伦斯特初级杯。由于欠缺主场球场,沙姆洛克流浪于1906年及1915年两度参加伦斯特高级联赛(Leinster Senior League)均以失败告终。

  1921年部分伦斯特高级联赛前领球队参加分裂后成立的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 of Ireland),沙姆洛克流浪承时再次加入伦斯特高级联赛,汲取早前经验,沙姆洛克流浪在都柏林市外3英哩的云地阿伯(Windy Arbour)租用一幅土地作为主场,成功获得1921/22年赛季联赛冠军。翌年参加爱尔兰足球联赛,自此从末离开。1922/23年首季比赛即能赢得联赛冠军,射入现时仍然保持的77球最高进球纪录及整季仅一败,这时沙姆洛克流浪搬到密尔城(Milltown, Dublin)的新主场。1924/25年赛季再次获得联赛冠军,同年更首次夺得爱尔兰足协杯成为双料冠军。1926年沙姆洛克流浪迁入原本球场后面的新场地,即后来的格伦马鲁尔公园(Glenmalure Park),作为主场球场。1927年首次穿着绿白横间球衣,获得“Hoops”的绰号。

  这时的沙姆洛克流浪被称为“杯赛专家”,于1929年到1933年连续五年夺得爱尔兰足协杯,更于1931/32年赛季第二次成为双料冠军。1937年吉米·邓恩(Jimmy Dunne)从英格兰返回沙姆洛克流浪担任球员兼教练,首季即协助球队获得1937/38年联赛冠军,翌年成功卫冕,再于1940年赢得第八次爱尔兰足协杯。1940年代沙姆洛克流浪再赢得三届爱尔兰足协杯(1944年、1945年及1948年),邓恩不幸于1949年11月14日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死时年仅44岁。

  1950年代沙姆洛克流浪再次步入黄金期,分别于1953/54年、1956/57年及1958/59年赛季获得联赛冠军,并于1955年及1956年连续两年赢得爱尔兰足协杯。更于1957年首次踏足欧洲赛场,于欧洲杯预赛两回合累计2-9被曼联淘汰。

  1960年代沙姆洛克流浪再显“杯赛专家”本色,于1964年到1969年连续六届夺得爱尔兰足协杯,打破早前的五连冠纪录,于1963/64年赛季再次赢得双料冠军荣誉。

  1971年沙姆洛克流浪于附加赛落败而失去联赛冠军。1972年科宁汉姆家族(Cunningham family)出售球队股权。直到1970年代,沙姆洛克流浪广受拥护,主场通常可以吸引20,000球迷,而于达利穆恩特公园球场(Dalymount Park)举行的杯赛决赛或欧洲比赛更可吸引高达30,000球迷进场观战。虽然1978年强尼·吉尔斯(Johnny Giles)的加盟一度带来中兴希望,同年夺得爱尔兰足协杯,其后由于战绩下滑、电视转播国外足球比赛及其他活动,使沙姆洛克流浪在1980年代末期的平均入座率下跌到祇有约1,500。

  沙姆洛克流浪的新东主基尔康尼家族(Kilcoyne family)于1983年礼聘吉姆·迈克劳林(Jim McLaughlin)出任主教练,沙姆洛克流浪在联赛“四连冠”(Four in a Row),获得1983/84年、1984/85年、1985/86年及1986/87年赛季联赛锦标;虽然1984年在爱尔兰足协杯决赛负于都柏林大学(UCD)而未能取得双料冠军,但赢得随后的三届(1985年、1986年及1987年)冠军。

  1987年沙姆洛克流浪球队的东主基尔康尼家族决定出售主场格伦马鲁尔公园,虽然支持球迷进行长时间及激烈但无效的运动希望挽救球场,达利穆恩特公园最终仍被拆卸及发展成屋苑。球迷因此抵制沙姆洛克流浪的主场比赛,最后迫使基尔康尼家族于1988年退出球队,将股权出售给由约翰·麦纳马拉(John McNamara)领导的财团。但已无法购回格伦马鲁尔公园,沙姆洛克流浪自此直到现在失去主场球场,惟有在1990至1996年于都柏林皇家学会(Royal Dublin Society)在巴尔司布瑞芝(Ballsbridge)的球场比赛一段时间较为稳定,期间获得1993/94年赛季联赛冠军及吸引合理数目的球迷进场。

  俱乐部主席约翰·麦纳马拉将手上股权于1996年卖给一个新财团,数月之后,球队宣布在都柏林南部的塔拉理(Tallaght)兴建新球场。自此沙姆洛克流浪一面发展新球场,另一面则在都柏林市内不同的球场进行主场比赛,曾采用的球场包括托尔卡公园球场(Tolka Park)、瑞奇莫徳公园球场(Richmond Park)及位于仙卓(Santry)主要供田径比赛用的摩顿运动场(Morton Stadium)。现时沙姆洛克流浪的“主场”是托尔卡公园球场。

  由于过度花费及累积庞大的债务,沙姆洛克流浪于2005年赛季财困加剧,需进行“财务审查”(examinership,其中一种无力偿付债务重组形式)。在“财务审查”期间球迷组织“沙姆洛克流浪400会”(Shamrock Rovers 400 Club)为球队提供财务上的资助并实际控制球队。这个组织现已更名为“沙姆洛克流浪会员会”(Shamrock Rovers Members club),以非牟利形式营运球队。

  2005年沙姆洛克流浪于升级/降级附加赛两回合累计2-3负于现已退出的都柏林城(Dublin City),历史上首次从顶级联赛降级。幸而翌年即能夺得甲级联赛冠军重返超级联赛行列。2007年赛季在超级联赛名列第5位。

  据称沙姆洛克流浪的首套绿白横间球衣是由贝尔法斯特凯尔特人(Belfast Celtic)送赠,于1926年9月在一项杯赛首次穿着出战布芮(Bray)。2007年由于国际足联规定横间或直间的球衣需在背号位置留有方形的净色空框,因此沙姆洛克流浪球衣首次有横间不是贯穿整件球衣。而作客球衣的颜色则时常改变,在1990年代中期采用紫色横间球衣;而现时沙姆洛克流浪官方的作客球衣是全黑镶绿边,而第三款式球衣则为全绿色。

  沙姆洛克流浪的会徽属盾形纹章,一开始便是一个足球加一片三叶草(Shamrock),只曾有轻微的改动如三叶草的形式或对角线的阔度等。

  格伦马鲁尔公园(Glenmalure Park)通常被简称为“密尔城”(Milltown),位于都柏林密尔城(Milltown, Dublin),曾是沙姆洛克流浪的主场球场,于1987年被出售,拆卸后改建名为格伦马鲁尔广场(Glenmalure Square)的屋苑。

  沙姆洛克流浪于20世纪初由市内地区林森德(Ringsend)搬迁到当时仍为半乡郊的密尔城(Milltown, Dublin)。沙姆洛克流浪在密尔城与耶稣会(Jesuit Order)签署长期租约租用一幅土地兴建球场,于1926年9月19日正式启用,友谊赛对贝尔法斯特凯尔特人(Belfast Celtic)。当科宁汉姆家族(Cunningham family)在1930年代接管球队时,以其位于威克洛山脉(Wicklow Mountains)格伦马鲁尔山谷(Glenmalure valley)的老家将球场命名为格伦马鲁尔公园。

  基尔康尼家族(Kilcoyne family)自1972年入主沙姆洛克流浪,其后从耶稣会购入格伦马鲁尔公园,于1987年决定将球场卖给地产发展商,在格伦马鲁尔公园举行最后一场比赛是于1987年4月12日的爱尔兰足协杯半决赛由沙姆洛克流浪对斯莱戈(Sligo Rovers),赛事中有球迷侵进球场草坪及抗议反对出售球场。经过长时间抗争,格伦马鲁尔公园仍于199年夏季被拆卸。在出售主场后,沙姆洛克流浪一直未能找到永久替代场地,而部分居于密尔城的球迷更从此背弃球队。

  1998年5月21日沙姆洛克流浪的球迷在格伦马鲁尔公园旧址建立纪念碑。2007年4月12日在此进行名为“密尔城20”(Milltown20)的仪式纪念这个著名球场举行最后一场比赛的廿周年[2]。

  1997年2月10日沙姆洛克流浪获南都柏林郡议会(South Dublin County Council)批出12.18英亩土地在都柏林市郊塔拉理(Tallaght)兴建新球场,并于1998年1月14日批准工程计划。2000年3月30日爱尔兰总理伯蒂·埃亨(Bertie Ahern)主持动土典礼。由于沙姆洛克流浪财政困难,工程于2001年11月停顿,当时已铺设草坪及排水系统,主看台接近完工,而其他建筑物完成程度不一。2003年7月沙姆洛克流浪获准延后完成日期到2004年10月31日。2004年10月沙姆洛克流浪要求再延后完成日期一年半,同年12月申请被拒绝。2005年1月4日南都柏林郡议会取消有关租约。2005年4月11日沙姆洛克流浪进行“财务审查”,郡议会继续与财务审查员商讨有关球场完工及提供予沙姆洛克流浪比赛,其后沙姆洛克流浪由球迷组织“沙姆洛克流浪400会”(Shamrock Rovers 400 Club)接管。

  2005年7月18日展开公众咨询,期间当地一间盖尔运动协会(Gaelic Athletic Association)属会托马斯·戴维斯(Thomas Davis)全程参与,同年12月12日通过决议改变球场用途,由单一足球场改成多用途球场,包括可以举行高级盖尔运动项目(senior GAA games),但需获政府拨款才能实施,而沙姆洛克流浪仍然是首选租户。其后政府澄清不会拨款,2006年1月13日郡议会投票通过按最初计划继续兴建足球场。

  2006年5月托马斯·戴维斯向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希望推翻2006年1月13日的投票结果。申请理据包括文化纷争,认为‘塔拉理的年青人只局限于英式足球’,而兴建单一足球场会令到‘申请人置于严重不利环境以吸引塔拉理的年青人参加其体育俱乐部、体育运动、乃至盖尔运动文化’[3]。而事实上按球场原来的设计,其草坪面积可供初级盖尔运动项目(junior GAA games)比赛用途,只有需求更大草坪面积的高级盖尔运动项目才应付不了。12月14日爱尔兰足球协会保证在财务支持沙姆洛克流浪在高院对抗托马斯·戴维斯[4]。

  司法复核于2007年4月20日开庭,直到12月14日才告结束,法庭判决南都柏林郡议会及沙姆洛克流浪胜诉[5],南都柏林郡议会在2006年1月13日的按原定计划继续工程投票有效。托马斯·戴维斯于1月25日申请向最高法院上诉被拒。2008年5月6日塔拉理运动场的兴建工程重新启动[6],沙姆洛克流浪预计可于2009年在失去主场廿年后再次尝试主场比赛滋味。

  沙姆洛克流浪参与欧洲比赛有悠久的历史,是首支爱尔兰球队踏足欧洲赛场,于1957年在欧洲杯预赛对曼联,首回合在达利穆恩特公园球场(Dalymount Park)大败0-6,但次回合作客仅负2-3。在1960年代及1980年代经常获得参赛资格。沙姆洛克流浪在欧洲的竞赛取得一定的成绩,尤其是近年在欧洲足联图图杯的表现。沙姆洛克流浪曾经击败来自卢森堡、塞浦路斯、冰岛及德国的球队,更是首支击退来自土耳其及波兰的对手的爱尔兰球队。最大的胜差是1982年以4-0击败弗雷姆雷克查域克(Fram Reykjavik);而最大的负差是1994年以0-7大败给萨比利斯(Górnik Zabrze)。部分值得一提的赛果包括:

  沙姆洛克流浪在欧洲竞赛的总成绩:

  沙姆洛克流浪的支持球迷成立多个球迷会组织,有关详情会在比赛场刊“Hoops Scene”或每周三的《先驱晚报》(Evening Herald)中刊登,有部分球迷会参加多于一个以上的球迷会。

  “沙姆洛克流浪会员会”(Shamrock Rovers Members Club)于2002年11月由当时球队的董事会以“沙姆洛克流浪400会”(Shamrock Rovers 400 Club )的名义成立,由支持者每月捐出定额金钱以资助球队的财政,月费为50欧元,现时拥有510名会员,会席开放给所有沙姆洛克流浪球迷参加。

  “400会”当初成立的唯一目的是为帮助获得兴建塔拉理运动场(Tallaght Stadium)的按揭。其后筹集的资金另有用途,因此会员于2005年取回管理权并完全独立于沙姆洛克流浪会董事会。“400会”以信托人(Trustees)形式组成董事会,董事会每年重选一次,每名付费会员可以投一票。2005年4月沙姆洛克流浪进行财务审查,“400会”期间成为球队的主要投资者及偿还部分债项,当财务审查于7月结束时,“400会”成功接管沙姆洛克流浪,“400会”的董事会变成沙姆洛克流浪董事会。于2006年的会员大会(Annual General Meeting,简称AGM)议决更名成为“沙姆洛克流浪会员会”。

  过往沙姆洛克流浪的球迷曾出版不同的球迷杂志,随着流行于互联网上的讨论区,导致现时没有一本沙姆洛克流浪的球迷杂志刊行。

  沙姆洛克流浪是倡议“爱尔兰对种族歧视出示红牌”(Show Racism the Red Card Ireland)的积极参与者,于季中部分比赛送出相关海报,同时亦在球队内及参与的社区活动中发扬种族平等的讯息。

  基于沙姆洛克流浪札根社区的特质,于各级的教育均设有奖学金。更与塔拉理科技学院(Institute of Technology Tallaght)合作为球员提供第三级教育的机会[7]。

  截至2008年10月注释:国旗表示球员在国际足联资格规则定义的国家队。球员可能拥有一个以上非国际足联国籍。

参与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共同维护评论氛围)